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赵勃楠的古筝艺术天地

欢迎各位古筝爱好者到筝岛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古筝艺术家,国家一级演员,共青团十六大代表,全国百千万人才工程专家,中国筝岛古筝学校校长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杨仁恺,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再生之父  

2007-08-23 18:1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【时间有限,经常有很多东西想写却没有时间。在这里也要说声抱歉啦。另外,也要感谢一直以来关注和支持我以及我们筝岛的朋友们。】

 

   在以前的一篇文章中我提到了我国的国宝级大师——杨仁恺老先生(可见前文《漫游卢浮宫(5)》http://blog.tom.com/blog/read.php?bloggerid=634075&blogid=59266)。他老人家曾到筝岛和我的老师王天一先生会面,我很幸运,与我们东方乐团姜淼、王冬婉等几位同仁陪同,相聚甚欢。我们小辈自然对大师肃然起敬,大师也对我们的古筝兴致勃勃,这样一来,话头就收不住了。我们也就对这位老先生有了更多的了解,并且,我们还在文物鉴赏方面得到了大师亲自点拨,对文物的了解有了质的飞跃。

   大概有人对杨仁恺这个名字不是很熟。不过要是说起《清明上河图》来,这个怕就是人尽皆知了。虽然《清明上河图》知名度很高,但围绕它发生的故事却很少为人知晓。这么说吧,没有杨仁恺,就没有《清明上河图》的重见天日——或许就被毁掉了也说不准。我们现在能看到这幅了不起的艺术珍品,全仗杨老慧眼。在历经诸多战乱后,重新发现我国古代绘画珍品《清明上河图》,使这一稀世国宝免遭流失甚至是毁灭,是杨仁恺先生艺术生命中最得意的一笔。

 

【这就是著名的清明上河图。不过这不是宋代张择端的真迹,而是后人的作品。此图为清代宫廷画师陈枚绘制,是应雍正皇帝钦命所作。一般称其为“院本”。想看清楚的自己下载了看吧。】

   

   可能就有人纳闷了,这《清明上河图》本是宋代画家张择端的作品,也不是他杨仁恺画的,怎么你就敢说“没有杨仁恺,就没有《清明上河图》”?别急,听我从头慢慢讲。

   这话说起来倒也不算远——就在上个世纪50年代。19497月,东北博物馆(现辽宁省博物馆)在沈阳开馆,这是新中国第一个开放的博物馆。博物馆里的大部分藏品都是从末代皇帝溥仪那里缴获来的名贵书画、珠宝玉饰等。熟悉博物馆工作的朋友大概知道,看起来博物馆不起眼,就是把些东西摆起来给人看,可这个东西该怎么摆,谁和谁挨着,标牌怎么写,这些东西讲究可太大了。不过这个还不算什么,最要紧的就是,你眼前的这个东西是真是假,是什么时候的,有什么来历。这可就不是一般人能搞的清楚了。当年杨仁恺就是在博物馆,搞的大概就是我上面说的那些工作。

   1950年秋,东北博物馆从东北人民银行那接收了一批书画卷轴等文物,原主也应该是溥仪。不过这些东西现在是胡乱散放,也没有条目,里面的东西可以说是良莠杂存,李逵李鬼都有。因为溥仪本人并不像他的几个先祖那样具有较高的艺术鉴赏力,经常会搞出一些把赝品当真品的事情。这批文物到了博物馆后,几个大拿翻了翻,认为都是意义不大的伪作,就把这些东西往临时库房一扔。当时文物收藏之风还不兴盛,经常就有些赝品或是质量不高的艺术品被搬去造纸厂化浆销毁的。放在现在,哪怕是赝品,因为是溥仪从皇宫拿出来的,身价也必定不凡。但当时毁掉的太多了。中国大概是历史悠久文物繁多,所以对文物保护并不太重视。比如王羲之王献之,那么有名的大书法家,一辈子写了怕是有几千张帖子卷轴,愣是一张真迹都没留下来。每次改朝换代,都会有大批书画艺术品被付之一炬。到了文革破四旧,更是有大批艺术珍品被毁。要把这些毁灭文物的历史写出本书来,估计能把不少人看出抑郁症来。

   书归正传,这批被认为是伪作的书画就那么堆在博物馆临时库房里。后来,杨仁恺对这些东西产生了兴趣,抱着也不知道是什么的念头跑到库房里整理这批书画。结果让世界为之震惊,杨先生慧眼识宝,考定发现了《清明上河图》真迹,一时间“目为之明,惊喜若狂”,这一意外发现也成为当时中国文博界奔走相告的喜讯。

   《清明上河图》以精致的工笔记录了北宋徽宗时代首都汴京(今开封)郊区和城内汴河两岸的建筑和民生。作品构图疏密有致,注重节奏感和韵律的变化,笔墨章法都很巧妙。总计在五米多长的画卷里,共绘了五百五十多个各色人物,牛、马、骡、驴等牲畜五、六十匹,车、桥二十多辆,大小船只二十多艘。房屋、桥梁、城楼等也各有特色,体现了宋代建筑的特征。这幅作品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水平,得到了历朝历代皇室的重视。不过,《清明上河图》可不只一幅,有据可查的流传在海内外的仿本至少有30多幅,单是从溥仪手中就流出了4件《清明上河图》。这还只是有些年头的古代仿本,不算现代仿本。可见,如此多的仿本,给《清明上河图》真迹的鉴定带来了较大的困难。在历代文人墨客的笔记小说中,关于此图的传说更是比比皆是,其中最少也有十几条关于此图彻底毁掉的记载。种种因素,都使得这幅国宝身上笼罩了一层迷雾。

   但是,独具慧眼的杨仁恺,就拨开了这团迷雾,把真迹从纸堆里面找了出来。

   听杨老讲他的传奇般的经历,我不禁好奇地问:“您是靠什么判断这个就是真迹的?”

   “当时馆里的《清明上河图》一共有三个,那两个《清明上河图》都是仿的,他们当真的分类了,把真正的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就放赝品里了。我当时看到这个时,就是眼前一亮,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,当时我就知道这肯定是真东西。”杨老笑呵呵地回答。

【这才是《清明上河图》的真迹局部。和上面那个对比一下,会发现很大不同。】

 

   文物鉴赏有时候还真就是靠直觉。杨老告诉我们,他并非什么大学毕业——当年大学也不教文物鉴别。他一直自称是琉璃厂大学毕业。这里面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。

   杨仁恺是四川人,曾在成都一家中学教书。他自幼就爱好古玩文物,正好成都那所学校附近有条古玩街,他也就经常去看,只是看,买是买不起的。1945年,杨仁恺先生来到北平,混迹于琉璃厂各个店面间,见识到很多法书名画,逐渐练就了鉴别古书画的深厚功力。

   “这个东西,书本上教不出来。全靠自己悟。你看哪个大学能教这个东西?谢稚柳,启功,冯其庸,徐邦达,哪个是在学校学出来那一身本事的?不是那么回事。我根本没上过什么大学。年轻时候我有很长时间都在北京琉璃厂。后来到东北,我也常回北京,就是在琉璃厂泡着。有时候别人问我是哪个大学毕业的?我就说我是琉璃厂大学毕业的。”杨先生实话实说。

   杨老先生的话让我们茅塞顿开。

   杨老先生的绝活甚多。一般来说,一幅画他只要打开三分之一就能看出真假。传说启功等几位大家也有类似的本事,一般的字画看个几尺就差不多了,让这些老先生完完全全地看一遍才能看出来的赝品,怕是没几幅。

 

【这是杨仁恺先生为王冬婉所题赠的“筝鸣”二字。】

 

   杨老很是喜欢古筝,在音乐方面也有很深的鉴赏功底。我们的演奏让他高兴的不得了,于是他特地挥毫为我们题词,勉励我们这些后辈在艺术之路上勇猛精进。他很健谈,说起艺术来,他目光如炬,炯炯有神,丝毫不像一位耄耋老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